國際前線

南韓近期興起「放空」風潮,民眾甚至願意出錢「耍廢」,你如何看?

普拉提和瑜伽是近來流行的聆聽身體的活動,你還知道其他放鬆心靈的方法嗎?


2021年7月21日韓國首爾,人們在清溪川旁休息。 攝:Chris Jung/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1日韓國首爾,人們在清溪川旁休息。 攝:Chris Jung/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壓力大的時候,你會透過什麼方式抒發呢?

普拉提和瑜伽是近來流行的聆聽身體的活動,你還知道其他放鬆心靈的方法嗎?

有流行觀察家表示,人們想要一個除了家之外的空間放空來處理情緒,你認同嗎?

「放空」在韓文中被稱為打멍(Mung,音近「懵」),形容完完全全放空的狀態。南韓社會普遍壓力大,不論是學生還是上班族都面臨著高壓環境,再加上疫情所造成的恐慌情緒,近年來興起一股「放空」風潮。除了「發呆大賽」、「放空大片」之外,市中心也出現「放空茶室」,透過坐著什麼都不做,讓顧客彷彿進入不同時空,能夠暫時逃脫高壓的社會氛圍,擺脫世俗煩惱。

付錢「耍廢」

南韓首爾聖水洞的首爾林(서울숲)森林公園附近,就有一間名為「綠色實驗室」(Green Lab)的綜合型茶室,店內從1樓到3樓各有不同設計,從花店、瑜珈冥想室、茶室到頂樓花園。最長可預約6小時,但平日最多只接受2人預約。

消費者可以到店裡點一杯茶,坐在大片落地窗前,看著森林享受完全放鬆的平靜時光。但這家「放空茶室」規定進入特定空間後就不能說話,手機必須調成靜音,所有人也都必須脫鞋就坐,這些規則只有一個目的:放空。

「綠色實驗室」在疫情爆發之前剛剛開業,其概念是 「儀式」,這是一種鼓勵顧客每天進行自我護理的新興趨勢。員工Bae Hyun表示,起初顧客們還不習慣去茶室,只是為了享受自己獨自一人的時間。但現在,每天提供的三個時間段很快就被搶光了,幾乎沒有空間給上門的顧客。員工Bae Hyun也提及到,由於在韓國社會中很難找到完全不做事的空間,民眾對此「放空」的概念越來越感興趣。而在疫情爆發期間,這個「放空」的方法也越來越被民眾熟知。

護膚品牌Hyggee的負責人,38歲的鄭在煥帶著一群同事來到「綠色實驗室」。鄭在煥表示他一直在尋找方法,在競爭激烈的商業世界中努力尋找平靜。他曾嘗試過普拉提和瑜伽,但想找一個需要他什麼都不做的地方。他說:「我希望能夠按下停止鍵,為自己花點時間,但我覺得我必須不斷地做一些事情。」

最後,鄭在煥選擇來到「綠色實驗室」。「在這個空間,規則就是我必須什麼都不做」,「我甚至讀了一本書,享受香薰擴散器的氣味,看花,寫詩。我開始有了新的想法,一個接一個,我感到很振奮。」

類似的空間也在韓國其他地區出現。在濟州島一家名為Goyose的咖啡館,樓上的區域被劃分為提供給人們獨處的空間。咖啡館內提供文具,讓你可以在喝咖啡和吃甜點時給自己寫信。

南部沿海城市釜山的一家咖啡館提供了一個「火蒙」(觀看原木燃燒時放鬆身心)區域,人們在那裡盯著一個屏幕,上面顯示著篝火的影片投影。韓國西海岸的江華島,一家名為Mung Hit的咖啡館也提供無活動的放鬆區。在放鬆區,有一張面對鏡子的單人椅,供任何想坐著發呆的人使用。還有一些角落供人冥想、閱讀、坐在池塘邊或花園裡,欣賞山景。

「放空」電影與發呆大賽

不僅如此,南韓有電影院在11月上映了一部長40分鐘的《飛行》(Flight),其中只有一架飛機在雲端穿梭40分鐘的畫面,沒有劇情、沒有橋段,而票價是美金6元(港幣約47元),目的就是讓消費者「在軟綿綿的雲端上休息一下」。而這部《飛行》是去年同為「放空大片」的電影《火呆》(Fire Mung)的續作,後者的內容是長達30分鐘的營火燃燒。

韓國行動藝術家Woops Yang自2014年起在首爾創辦第一屆「發呆大賽」(比賽誰在放空過程中擁有最低、最平穩的心率)後,陸續傳到北京、荷蘭鹿特丹、香港等地,還曾在2017年移師台北松山文創園區舉辦。南韓嘻哈、R&B歌手Crush(申孝燮)2016年在漢江發呆大賽上一舉奪冠,也讓這項「放空」賽事登上媒體版面。

發呆大賽受疫情影響曾以線上方式舉辦,2021年5月決定恢復實體模式,地點選在濟州島一處森林。因應疫情持續不斷,為了防疫,參賽者必須做好防疫措施,即便如此,今年在韓國濟州島舉辦的「療癒森林」仍吸引不少民眾參加。這讓濟州島的「療癒森林」中出現了許多戴著口罩或防護面罩、穿防護衣的民眾。

對此,消費流行觀察家尹德煥(Yoon Duk-hwan,音譯)表示,「要同時處理被困住和孤單的情緒是非常困難的,所以人們想要一個除了家裡之外的空間放空,直到疫情幾乎完全結束。」因此,他認為這股「放空」的潮流,將會持續到後疫情時期。

你認為「放空」是一個釋放壓力的好辦法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葉泳心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