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芬蘭計劃立法允許僱員查看同事薪金,這有效消除男女薪酬的差異嗎?

若薪金能被他人檢視,你認為這是否存在著侵犯私隱的問題?


黃昏,人們在辦公室大樓內工作。 攝:Oli Scarff/Getty Images
黃昏,人們在辦公室大樓內工作。 攝:Oli Scarff/Getty Images

你如何看職場上男女待遇不平等的問題?除了薪酬待遇上的差別,你想到其他職場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嗎?

你認為同事間查看薪金會影響彼此的工作關係嗎?若薪金能被他人檢視,你認為這是否存在著侵犯私隱的問題?

你認為將同事的收入透明化能解決男女薪酬不平等的問題嗎?你如何比較此法案在實行上的困難和落實後的成效?

男女薪酬不平等的問題一向受到大眾關注,芬蘭政府近日打算推出新的法例,允許僱員在懷疑自己被歧視時,能檢視其他同事的薪酬。

事實上,芬蘭政府允許互看工資的立法計劃已經醞釀多時。據路透社(Reuters)的報導,這法案是芬蘭五黨聯盟聯合政治計劃的一部分,因工作組一直難以結合多方意見,公布日期一度被推遲。芬蘭平等事務部長Thomas Blomqvist指,這項立法的最大目的是希望改善性別薪酬不平等,消除男女在工資上的差距,他亦預計法案將於2023年4月前在議會通過。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數據,芬蘭在男女工資平等上排行第37名,而2019年的數據顯示,女性的收入平均比男性低17.2%,此成績為北歐國家中最差。挪威、丹麥和瑞典皆名列前茅,分別排在第8、第9和第12位;冰島則排在第31位。

路透社亦引述芬蘭平等監察員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指芬蘭出現男女薪酬不平等的原因與其他西歐國家近似:就業市場普遍存在著性別定型的問題,認為特定職業會由特定性別為主導,而且男性休育兒假的次數少於職場上的母親,女性升職的次數亦不如男性多。

法案吃力不討好?

相關消息一出,隨即引起芬蘭勞資各界的強烈反應。Merja Mähkä本為媒體工作者,現為從事投資的公眾人物。由2019年起,她一直在自己的Twitter帳號上公布她每一個月的收入,試圖以此舉來喚起公眾對於薪酬透明化的討論。Mähkä接受路透社的採訪,指自己曾發現,即使與另一男性做著類似的工作,該男性依然有比她高的收入。

芬蘭最大的資方組織Confederation of Finnish Industries (EK)對法案表達強烈的反對,其組織的高級法律顧問Katja Leppanen向路透社表示,組織認為政府對薪酬差距應先進行更多的研究,提供薪金的訊息應出於自願性質,強制員工透露收入可能會造成私隱問題。同時,此舉將會引來員工們廣泛的好奇,甚至令僱員間出現更多的爭執,整體而言不利於工作環境。事實上,EK早在去年11月便曾因為就薪酬透明化的議題無法達成共識,而退出了議會的小組,抗議芬蘭政府推動此法案。

芬蘭的勞工工會Confederation of Unions for Professional and Managerial Staff以及平等部監察員Jukka Maarianvaara則不認同EK的意見,路透社引述他們的意見,其認為相關的議案已討論多時,過去三屆的政府就相關做法的可能性和效用已做了許多研究,現在是時候真正落實這個法例。

其工會的主席Katarina Murto進一步指,若然要消除男女薪酬的不平等,便需要實際地改變職場文化,讓社會大眾正視男女收入平等的重要性。因此,改變法例是對確立職場性別擁有平等待遇的關鍵一步。

同工同酬可能嗎?

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一直有許多的討論,公眾就如何真正實行同工同酬也有一些疑問。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Claudia Goldin曾在紐約時報就同工同酬作出研究,她指在薪酬待遇上,男女間的確有不平等的情況,但Goldin教授認為男女薪酬不同的主因,是男女對於工作能投入的時間有所不同。

報導引述美國的總體數據,指出女性平均只有男性81%的薪酬;這個差別在年輕人身上還比較小:20代女大畢業生的薪酬是男性的92%。但到了40代的女性,則下降到只有男性的73%。這數據回應了男女「不同酬」的事實,但是在「同工」的討論上,Goldin教授指,女性大程度上傾向尋找可以與家庭責任調和的工作;而大多數的社會中,家庭責任仍主要落在女性身上。由此,女性傾向尋找彈性高的工作,例如較少夜班或者週末的工作;但這些要求造成了負面的影響,就是這類工作的時薪會比較低。

關鍵評論(TNL MEDIA GROUP)的文章回應Goldin教授的報告,其指出做到真正的同工同酬,其關注點應放在男女家庭責任的分配上;家庭之間的溝通和協調才是改變薪酬不平等問題的真正方法。歸根究底,同工不同酬的問題其實反映的是男女之間擁有著不同的時間分配方式,而要做到這些觀念上的改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網民反應

芬蘭計劃容許員工查看同事薪酬的新聞被不同媒體轉載,大陸和香港的網民均有不同的反應。有大陸網民在微博上留言,認為允許員工檢視同事薪酬能作為一個勞工階層團結一致,對抗資方剝削的方式;亦有網民指「給我看我都不看,我才不要知道大家工資都比我多」、「只有不三不四的公司才會限制,一般好的公司隨便你看,隨便你比,怕什麼?」

香港亦有網民則在Facebook留言每個人的工作能力和付出都不同,認為薪酬計算不能公開;亦有人認為公開薪酬是一種公平的做法。有網民笑指「呢招同拆人情(指婚宴上新人公開宴客者給予的禮金)無分別架」、亦有人留言稱若公開同事薪酬「可唔可以公開埋工作量」。

你認為收入透明化能解決男女薪酬不平等的問題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廖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