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Netflix 劇集《魷魚遊戲》爆紅,背後隱藏了怎樣的韓國社會?

為了獲得456億韓元鉅額獎金,你會參加「魷魚遊戲」來逆轉人生嗎?


《魷魚遊戲》劇照。 網上圖片
《魷魚遊戲》劇照。 網上圖片

南韓雖作為文化輸出大國,但你又對它背後的「負債社會」了解有多少?

《魷魚遊戲》導演黃東赫說:「妄想一獲千金的遊戲,就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發生著。」你同意嗎?

為了獲得456億韓元鉅額獎金,你會參加「魷魚遊戲」來逆轉人生嗎?

Netflix 的韓劇《魷魚遊戲》在上線後,引發了一陣熱烈討論,更登上全球榜第一名。劇情描述負債累累、走投無路的人接到神祕邀請參加遊戲,參賽者賭上性命挑戰六個童年遊戲,獲勝者將可以贏得456億韓元(約港幣3億20萬)獎金的競爭故事。

劇情中,參賽者死亡遊戲。當中這些參加者正正反映出現今韓國社會的實際狀況:負債社會。

韓國的負債社會

在首爾巿中心的街頭,不少貸款的廣告小卡片散落地上。自疫情發生以來,韓國的社會貸款需求不斷增加,寬鬆的貸款政策使家庭負債快速地增加。韓國銀行提交的《貨幣信用政策報告》顯示,以今年第一季度為準,家庭負債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達105%。

而《第一季度家庭信用》統計顯示,截至3月底,韓國家庭信貸餘額總計1765萬億韓元(約港幣11萬億元)。當中,家庭住房抵押貸款增加20.4萬億韓元,信貸等其他貸款則增加14.2萬億韓元。

負債的原因之一,便是韓國房價飆漲,不少家庭必須「借債買房」。韓國近年房價飆漲,容納了全國近一半人口的首爾樓價翻了接近一倍,升幅成為全球城巿之最,使家庭負債惡化。房價收入比(PIR)是指住房平均價格與家庭年平均收入的比值,首爾的房價收入比分為12.04,而舊金山,倫敦,紐約的房價收入比分別為8.4,8.2,5.4。相比之下,首爾的房價水平比發達國家的主要城市還要高。

在樓價不斷攀升的情況下,加上疫情的打擊,不少韓國家庭只能借助貸款買房。根據韓國房地產委員會的數據,在2021年1月購買公寓的二、三十歲的韓國年輕人佔購房總人數的42.1%,這些「買房主力」的30多歲族群,其借款總額約佔年收入270%。

家庭貸款炒股

同時,在疫情之下韓國股巿熾熱,韓國家庭的炒股需求增加也帶動了信貸等其他貸款增加。今年初的統計顯示,韓國股民以持有股票為擔保向證券公司借貸的信用融資規模,即舉債投資規模已達到21.4萬億韓元,進一步加重了韓國家庭負債。

不少韓國年輕人也是「借債投資」。《路透社》訪問一名透過各種借貸方式買股票的首爾30歲上班族,他表示「不趁這次反彈非常愚蠢」。除了一億韓圜透支帳戶,他還拿首爾的房子抵押借貸一億韓圜,另外還有5千萬韓圜股票質押貸款。以上種種的炒股需求,均使韓國的家庭負債負債問題盡一步加劇。

隱藏的韓國社會問題

鑑於不斷積聚的金融風險,韓國央行限制了貸款的發放,並在八月底宣布三年以來的首次加息。但專家認為,即使銀行削減貸款或加息,需要錢的人也將尋求其他不同方式借錢,或向成本更高的機構借錢,恐怕令部分人更進一步深陷債務困境,甚至「以債養債」。

這樣也符合了《魷魚遊戲》的故事主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韓國社會就是一場生存遊戲。

你認同韓國社會就是一場生存遊戲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葉泳心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