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改變的生活 深度 香港

抗疫模範生跌落神壇︰他們問,當年雷厲風行的澳門政府去了哪?

眼前這個正是一個「不陌生的澳門政府」——「一直都是偏聽、遇到問題時是想怎樣去迴避。」


「鞏固期」期間,新馬路人流稀少,最常見外賣員駕駛電單車送貨。 攝:麥雋華/端傳媒
「鞏固期」期間,新馬路人流稀少,最常見外賣員駕駛電單車送貨。 攝:麥雋華/端傳媒

經歷12天半封城狀態、7天鞏固期,以及14輪全民核酸檢測後,澳門連續9天社區清零。8月1日,政府宣布恢復堂食,社會回復正常運作,衛生局長羅奕龍形容「威脅告一段落」。

但此前的45天,是澳門市民從沒試過的煎熬難捱。6月18日,疫情爆發,社區感染者迅速破千,政府實施高頻檢測、半封控措施,但是當中的搖擺與猶豫引起社會不滿指責——這與兩年前的澳門形成巨大反差。

當年疫情初襲,新上任不到3個月的賀一誠先在全球搶口罩,後來迅速關賭場。他快人快語,一句「市民生命優先,經濟次之,澳門承受得起」讓民意炸開了鍋。最後措施壓住了確診人數,不僅讓澳門成了中國抗疫模範生,他自己也被捧成了「賀爸爸」。

然而兩年半後,社會民意大轉向:人們要不批評封控不夠嚴格不夠快,嚴重影響經濟;要不就對半封城的次生問題大反彈。但這些民間怒火同樣指向賀政府準備不足、決策管治無力。當年有份架起神壇的市民如今四散,賀一誠迅速掉落。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2020年初雷厲風行的政府不見?當年贏盡掌聲,為何今次無法複製?更讓人不解的是,比起世界,澳門本已偷了兩年時間準備應對,為何還表現得不盡如人意?

錢少了,「它一定是慌的」

林惠兒在2021年12月被解僱,37歲的她本在永利賭場貴賓廳帳房工作,任職近8年。2020年初疫情爆發,賀一誠祭出賭場關閉令,她被迫放了15天無薪假。原以為那些日子已是最難捱,沒想到更壞的事在後頭。

去年11月底,博彩中介人龍頭太陽城舵手周焯華被捕,賭場紛紛與中介人割蓆終止合作,而永利澳門就是第一間。失業的8個月裏,從核酸採樣工作人員到免稅店櫃姐,林惠兒都發過簡歷,「不過沒人請而已」。

在她看來,這不僅是失業的人變多導致競爭大的問題,而是在整個經濟萎靡的大環境下,不論是社會和企業,都把錢抓得好緊。同樣的問題置換到政府層面,立法會前議員林玉鳳指出,「錢少了」,就是讓政府面對疫情猶豫不決的主因之一。

8月2日,澳門博監局公布2022年賭收數字。在半封城影響下,7月份賭收僅有3.98億元(澳門元,下同),按年下跌95%,創2003年有記錄以來的單月新低。而首7個月博彩毛收入為266億元,按年跌超過一半。值得注意的是,光是在2020年1月份,博彩毛收入已達到221億元。

當年賀一誠在記者會大放金句,他說:「花無百日紅,儲備現在不用等何時用?」然後馬上推出100億元抗疫基金,「你見到他們真的很快,因為我們真的很多錢。」林玉鳳說,100億在口袋飽滿的政府眼中,「不過是半個月的賭收而已」。

當機立斷,是錢給的底氣。更重要的是,沒人料過疫情會拖這麼久。「當時大家的參考是2003年SARS,到夏天突然之間沒有了。」當年香港SARS疫潮由3月開始,到6月終結。林玉鳳分析,按這個範例來算,政府本着「只需要出一次(錢)」的想法,就可以花得很豪爽。

但病毒延宕兩年多。雖然澳門疫情一向平穩,花在防疫上的支出不多,可是長遠問題出在經濟命脈上——澳門近8成稅收均是來自博彩遊旅業,在世界停擺以及國家整治賭業的指示下,這裏的缺口遠遠填不完。

澳門進入「穩定期」後的威尼斯人購物中心。
澳門進入「穩定期」後的威尼斯人購物中心。攝:麥雋華/端傳媒

7月16日,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表示,政府在兩年半抗疫中動用了1678億元儲備。可在2021年,政府財政儲備為6430億元。「如果你只有6500元,你花了1600元,只剩下4000多,還不知道錢要花到什麼時候,」林玉鳳說,「它一定是慌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Covid-19 清零 賭業 賀一誠 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