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從兩個爛尾晶片項目一窺中國追趕先進製程晶片製造為何折戟

武漢弘芯和濟南泉芯原本計劃生產出與台積電和三星電子製造的先進製程晶片相當的晶片。結果,它們卻從未實現任何晶片商業化生產。


2021年3月17日中國南通市,員工在一間半導體公司的晶片生產線上。 攝:Xu Congjun/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3月17日中國南通市,員工在一間半導體公司的晶片生產線上。 攝:Xu Congjun/VC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近年來,中國投入數十億美元資金,試圖幫助國內廠商追趕世界上的先進製程晶片製造商。

兩個晶圓代工項目從一定程度上揭示出為什麼中國仍未成功。這兩個項目由一位鮮為人知的企業家在他30多歲時參與牽頭成立。

這兩個項目分別位於中國的武漢和濟南,原本計劃生產出與行業領導者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簡稱﹕台積電)和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製造的先進製程晶片不相上下的晶片。台積電和三星電子均擁有數十年的晶片製造經驗。

中國政府提供了數億美元計的資金來支持這些初創企業,不過很快就發現計劃過於雄心勃勃,當地官員低估了製造高端先進製程晶片的難度和成本。

這兩家晶圓代工企業是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Wuhan Hongxi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rp.)和泉芯集成電路製造(濟南)有限公司(Quanxin Integrated Circuit Manufacturing (Jinan) Co.)。它們的資金很快消耗殆盡,但從未實現任何晶片的商業化生產。

武漢弘芯於2021年6月正式關閉。濟南泉芯尚在,但已暫停運營,該公司未回覆置評請求。

根據公司聲明、官方媒體報導、地方政府文件和企業註冊數據庫天眼查的數據,在過去三年裡,至少有六個新的大型晶片製造項目在中國以失敗告終,其中包括武漢弘芯和濟南泉芯。文件顯示,這些項目至少投入了23億美元,其中大部分資金來自政府。有些項目從未生產過哪怕一片晶片。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採訪了一位自稱曾參與牽頭組建武漢弘芯和泉芯集成電路相關項目的男子。天眼查數據庫的資料顯示此人名為曹山,曾任泉芯集成電路首席執行官,是武漢弘芯前董事會成員,還曾是這兩家公司的大股東。《華爾街日報》還為此文採訪了泉芯集成電路的前員工和其他知情人士。

面對爛尾的半導體項目,中國官員和投資人正在探索,希望能挽救一些資源,同時也在制定更嚴格的規則,以防未來再造成資源浪費。

據知情人士透露,政府多年來一直非正式地要求某些晶片製造商為新項目尋求審批,現在固定資產投資規模超過約1.5億美元的項目必須經過審批。

中國晶片集團紫光集團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去年12月表示,兩家國資背景的半導體風投公司牽頭的財團將成為其戰略投資者。過去一年裡,紫光集團數十億美元的債券發生違約。

對中國來說,生產更多的半導體是重要優先事項。據行業諮詢和分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 Inc.數據顯示,中國晶片製造商生產的晶片只能滿足國內約17%的晶片需求,中國因此依賴於外國晶片生產商。

專家表示,當涉及到製造最先進製程晶片,比如用於智能手機和電腦處理器的晶片,中國可能落後更多。美國的制裁限制一些公司獲得某些晶片製造技術,這讓中國受到衝擊。

參與制定中國半導體政策的兩個部門——国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及工業和資訊化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去年12月底,依賴外國晶片引發民眾挫敗感的跡象在中國出現,先前美國晶片製造巨頭英特爾公司(Intel Corp., INTC)致信要求供應商不要從新疆進行採購,中國政府在新疆開展了針對信教少數群體的同化運動。

中國社交媒體用戶認為受到輕視而感到憤怒,他們批評英特爾,一些人感嘆中國缺乏足夠先進的國產晶片來替代英特爾的晶片。

英特爾道歉並稱寫這封信只是為了遵守美國法律。

2014年左右,中國政府開始公布產業支持計劃,其中包括一個220億美元的中央政府晶片投資基金,被稱為大基金。地方政府也設立了類似基金。2019年,中國政府設立了約300億美元的第二隻国家半導體基金。

很快,投向晶片領域的資金便在中國各地涌動。據來自天眼查數據庫的資訊,數以萬計的中國公司註冊時把半導體相關業務納入經營範圍,包括一些主要業務涉及餐廳和水泥製造的公司。

中國在晶片製造的某些方面確實有所改進,包括設計晶片。但業內專家表示,一些公司因為沒有足夠的專業技術或資金而倒閉。

據公司資料和政府文件,武漢和濟南的這兩個項目當初打算先製造14納米或以下的晶片(該領域由台積電和三星電子主導),然後在幾年內把製程提升至7納米。

武漢弘芯曾聘請台積電的一位前高管擔任首席執行官。據前僱員稱,泉芯集成電路製造(濟南)有限公司從台灣招募了數十名經驗豐富的工程師,有些來自台積電,並提供了相對較高的薪酬待遇。

據國有媒體報導,有一件事很快就變得清晰明了,武漢弘芯大大缺乏製造先進製程晶片所需資金;先進製程晶片的商業化生產可能需要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資金。

前員工說,泉芯的工作進展緩慢。其中一個人說,儘管泉芯招聘的工程師具有晶片製造技術方面的知識,但泉芯缺乏整合這些技術的能力。

據官方媒體報導,2020年8月,武漢地方政府表示,由於財政困難,弘芯項目被暫停;該項目於2021年被正式註銷。

知情人士稱,在其他幾個政府資助的晶片項目也失敗後,濟南政府接管了泉芯,並開始遣散員工。

濟南高新區的一位官員說,該公司的業務已經暫停。濟南高新區是泉芯所在的商務區,由濟南市政府管理。

《華爾街日報》通過天眼查數據庫中與泉芯主要股東之一相關的電話號碼,找到了這名自稱是這兩個項目組織者之一的男子。

這名男子稱,雖然他在公司文件中使用曹山這個名字,但他的真名是鮑恩保。他表示,他在幫助這些項目籌備技術和人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使用曹山這個假名是為了避免在台灣招聘時遇到麻煩。台灣一直在嚴控大陸挖人才的做法。

他說,他在這個行業有大約15年的經驗,2005年他成立了一家晶片設計公司,因曾在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簡稱﹕台積電)流片而與台積電的人員建立了聯繫。當被問及國內媒體報導暗示他的某些行為可能並不光明正大時,他說:「你覺得地方政府那麼好騙嗎?」

他說,他與高管就如何發展武漢弘芯項目意見相左,隨後於2018年10月離開了該項目。他稱,隨著北京方面加強對晶片項目的審查,他於2020年12月離開了濟南泉芯項目,5月份,濟南政府將他經營的公司剔除出主要股東的名單。

武漢和濟南政府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隨著武漢弘芯等項目出現問題,中國政府重新調整了策略。2020年10月,中國的經濟規劃部門国家發改委表示,沒有人才、經驗和足夠技術的公司盲目地設立半導體項目,那麼支持這些項目的官員將被追究責任。

英文原文:Two Chinese Startups Tried to Catch Up to Makers of Advanced Computer Chips—and Failed

華爾街日報 晶片 WSJ 台積電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