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第58屆金馬獎

隔海看金馬頒獎禮:失去金馬獎,大陸電影界失去了什麼?

雖然牆內外不乏小粉紅,但幾家大陸自媒體還是堅持以「一邊發布消息,一邊刪除稿件」的方式,展現完頒獎的全過程。


第58屆金馬獎頒獎人李安、黃建業,與主持人林柏宏。 圖:金馬奬執委提供
第58屆金馬獎頒獎人李安、黃建業,與主持人林柏宏。 圖:金馬奬執委提供

2021年11月27日,第58屆金馬獎在台灣國父紀念館舉行。而在中國大陸,金馬獎已經連續三年不被主流媒體報導了——人們似乎已經遺忘了金馬獎。

但這裡的人們又從來沒有忘記金馬獎。頒獎典禮第二天早上,筆者一覺醒來,微信朋友圈已經被金馬獎刷滿。張震獲得最佳男主角時感謝楊德昌;最佳女主角賈靜雯終獲金馬肯定;甚至那部講述香港青年抗爭的紀錄片《時代革命》⋯⋯都有人在大陸的社交媒體討論和轉發。

一邊發布消息,一邊刪除稿件

曾經2018年,紀錄片導演傅榆在金馬頒獎典禮上發言,金馬獎便於翌年遭到大陸全面「抵制」。中國國家電影局發布消息,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金馬影展。而今年,因金雞獎推遲,金馬獎在大陸社交媒體暫時「鬆綁」,一度登上微博「熱搜」首名。數家大陸電影媒體和自媒體紛紛選擇以圖文方式「直播」金馬獎。但當《時代革命》獲得「最佳紀錄片」的消息放出,微博一度將「金馬獎」設為「敏感詞」,從搜索欄消失。「小粉紅」群體也開始在牆內外對金馬獎再次發起情緒性攻擊,認為電影節是所謂支持「獨立」的黑惡勢力。

金馬的包容度在華人地區的電影獎項裏也是最高的,不論持有什麼立場的電影人,在這裏都可以獲得表達自我的機會。誕生在台灣的金馬獎從來不僅僅是台灣的,它屬於華人文化,更屬於全世界。

2018年,《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得到第5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右)的得獎感言便掀起紛爭。
2018年,《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得到第5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右)的得獎感言便掀起紛爭。攝:端傳媒

但即便如此,幾家自媒體(包括大陸影迷中頗有影響力的「深焦DeepFocus」)還是堅持以「一邊發布消息,一邊刪除稿件」的方式,展現完頒獎的全過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