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電影 風物 第58屆金馬獎

《該死的阿修羅》導演樓一安:他這樣講述一個隨機殺人的故事

縈繞在心頭的夢境是「撞向國貿大廈」,幾篇深度報導幫他找回了創作初衷。


樓一安導演。 攝:陳焯煇/端傳媒
樓一安導演。 攝:陳焯煇/端傳媒

【作者按】《該死的阿修羅》在今年金馬獎一舉提名最佳女配角、新演員與原著劇本。這是樓一安導演的第四部劇情長片,繼《一席之地》(2009)之後再次挑戰多線敘事手法,邀來熟悉的老班底莫子儀、黃姵嘉主演,亦集結新銳演員黃聖球、潘綱大、王渝萱同台飆戲,整體呈現驚艷,令人叫絕。

劇中,出身名門的詹文(黃聖球 飾)的父親逼他赴美留學,唯有好友阿興(潘綱大 飾)能聽他傾訴鬱悶。當他自覺走投無路,帶著一把改造槍走進夜市時────與母親棲居弱勢房舍的琳琳(王渝萱 飾)、身兼遊戲直播主與公務員的小盛(賴澔哲 飾)、廣告公司業務員Vita(黃姵嘉 飾)、竭力撰寫社會觀察報導的記者黴菌(莫子儀 飾)與之產生了命運的交響。

台灣觀眾可在作品之中產生濃烈的既視感,作品以不同視點可待不同階層的處境,角色們似乎無論怎麼選擇,都會朝向一場無可挽回的殺人慘劇。究竟該以絕望抑或希望定調,樓一安與多年以來的編劇搭擋陳芯宜也有過多次激辯。本次訪談將邀請導演樓一安話說從頭,從一起創作緣起開始述說。而這一切的源頭,竟然是來自於他的一場夢。

《該死的阿修羅》劇照。
《該死的阿修羅》劇照。圖:網上圖片

「在九一一事件之前我一直不斷地重複同個夢境。我開著飛機⋯⋯松山機場往東飛,方向盤好像不斷地往右偏,我拉不回來。那個時候還沒有101,國貿大樓那時滿高的。我主觀的視角⋯⋯越來越接近它,我也沒辦法⋯⋯我突然覺得說,反正我也做不了什麼事情,我這輩子也好像一事無成,做一點些什麼事情好像可以⋯⋯我就不掙扎了,就『磅!』,撞上去了。」樓一安若有所思地道出這段曾經縈繞他多年的夢。

當時的樓一安顯然也未能完全理解這個夢的訊息。一直到2012年曾文欽隨機殺人事件(又稱湯姆熊割喉案)與2014年又鄭捷犯下的2014年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之後,他發現自己與喊打喊殺的一般市民,似乎想法有一些分歧。不過彼時他尚在專注準備一部輔導金作品,是一部關於恐怖分子入侵直播的類型題材。

但在撰寫這個充滿懸疑場面的作品的同時,樓一安也陷入了自我質疑。他承認自己似乎不太適合經營懸疑類型。我問他:「您的《失控謊言》(2015)不就是懸疑類型?」樓一安苦笑說:「所以呀!」

背景設定在現代、改編1967年七彩藝苑命案《失控謊言》,有懸疑元素,也有愛情糾葛,更集結許瑋甯、王柏傑、陳庭妮等卡司主演,是樓一安首部完全迎向市場的商業長片。不過作品最後票房慘澹,全國票房未能突破千萬。這對樓一安而言無疑是一項重大的挫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該死的阿修羅 樓一安 隨機傷人 公民社會 金馬 台灣電影 金馬獎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