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日交易額760億美元:趙長鵬如何讓幣安成為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這家交易平台既沒有總部和辦公室,也沒有業務牌照,但這不妨礙它在過去幾年急速擴張。現在,一些國家的監管機構準備動真格了。


 2018年1月11日,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 攝:Akio K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1日,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 攝:Akio K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全世界增長最快的一個主要金融交易所既沒有總部,也沒有正式地址,在開展業務的國家,它還沒拿到牌照,不僅如此,直到最近,其首席執行官甚至對自身居住地的問題都避而不談。

成立僅四年的幣安(Binance)如今已是數字貨幣領域傲視群雄的交易平台巨頭,它相當於加密貨幣版的倫敦證交所、紐約證交所和香港交易所三者之和。數據供應商CryptoCompare的數據顯示,經過一輪急速增長後,如今幣安每天處理的比特幣、以太幣等加密貨幣的交易額達到760億美元,比其四個最大的競爭對手加起來還要多。

然而,整個加密貨幣行業、尤其是幣安近年來基本不受約束也不受監管的發展狀態即將成為歷史。

金融監管部門越來越擔心,數字資產的增速是如此之快,以至於現在已具有系統重要性。直到最近,依然有人對數字資產不屑一顧,認為它只是一時熱潮。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官員喬恩·康利弗(Jon Cunliffe)在10月份的一次講話中提到了2008年由次級抵押貸款引發的危機,他在談到加密貨幣時說,「如果金融系統中的某樣東西增長非常快,而且增長基本處於監管範圍之外,此時,負責維持金融穩定的部門必須保持警惕才行。」

幣安是最受監管部門關注的對象。最近數月,十餘個國家的監管機構已向幣安用戶發出警示,提醒他們這家交易所尚未登記註冊,而且在提供各項服務時也沒有獲得資質授權。

據幣安前高管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簡稱SEC)正對幣安的美國業務模式展開調查,該公司在美國許多州拿到了業務牌照。一位幣安高管說,SEC要求幣安美國公司提供一份資訊清單,包括解釋其美國業務與全球業務之間的關係。另據該公司一名前高管說,美國司法部正在調查幣安是否參與洗錢。彭博社(Bloomberg News)此前曾報導過美國司法部調查幣安一事。

SEC和美國司法部均拒絕置評。

對這家加密貨幣交易所而言,美國市場可謂是它的一場「大考」,它曾示意,希望美國子公司可以在未來幾年內上市。幣安聘請過一位曾供職於金融監管機構的人士來打造其美國業務Binance.US,但此人已於8月份離職,距上任僅三個月。

公司的一些前高管說,他們擔心幣安的數據掌控在該公司成立地中國的程式員手中。他們說,這就有可能出現類似TikTok的問題——由於擔心中國政府有可能拿到TikTok的用戶數據(該公司對此予以否認),特朗普政府曾試圖「封殺」這一社交媒體平台。

幣安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趙長鵬在一次採訪中說,幣安需要遵循監管機構的要求。他說,這包括公司需要拿到正式牌照。

「我們開展的是很合法的業務。」他說,之所以業務增長很快,是因為公司得到了用戶信任。但「如果你看看全世界使用加密貨幣的人,可能還不到全球總人口的2%。」趙長鵬說,「要想吸引剩下98%的人,我們需要接受監管。」

趙長鵬還說,幣安正在設立辦公室和公司總部,之前他認為這都是老套的做法,但監管機構有這方面的要求。他不願透露辦公室及總部所在地。今年8月,幣安在其網站上表示,為防止有人利用幣安非法轉移資金,它已將用戶身份驗證列為強制要求。

幣安及其美國業務Binance.US的代表拒絕就SEC和司法部調查置評,這兩家公司表示,它們是兩個單獨的實體。幣安發言人Jessica Jung說,「我們會配合各國監管機構的工作,也會認真對待我們的合規義務。」她還說,「隨著幣安的發展,加密貨幣交易和監管也會發展,反之亦然。」

Binance.US發言人馬修·米勒(Matthew Miller)說,「我們採取了強有力的保護措施,以此確保只有在滿足用戶適當需求、提升服務質量或是監管部門提出要求的情況下,才可以獲取數據。」他還指出,所有美國用戶的數據全都儲存在美國境內的服務器上。

由於幣安沒有固定辦公場所,監管機構為此感到困惑,因為他們不知道幣安究竟屬於誰的管轄範圍。幣安母公司幣安控股有限公司(Binance Holdings Ltd.)註冊於開曼群島。但按照開曼群島金融監管者的說法,幣安註冊時的條款未許可它在該國運營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發言人Jung說,該公司沒有在當地運營交易所。

然而9月份之前,幣安的澳洲網站一直顯示,幣安控股是一家向澳洲用戶提供加密貨幣交易服務的實體。Jung指出,這「只是一個筆誤。」

趙長鵬說,幣安在全球擁有3,000名員工。據幣安前高管說,根據該公司經手的交易額以及它收取的手續費,公司內部人士認為,如果幣安上市,其市值將高達3,000億美元。

果真如此的話,趙長鵬將變得極為富有。他說過自己是幣安最大的股東。

趙長鵬是加密貨幣行業的明星,他在Twitter上擁有390萬粉絲,在那裡他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CZ,即他姓名的首字母縮寫。據幣安發言人Jung說,公司負責安全工作的人員曾告訴趙長鵬和其他高管,若是有人問起他們的居住地,拒絕回答就行。

她說,最近趙長鵬對於自己的行蹤倒並無遮掩,過去兩年新冠疫情期間,他一直待在新加坡。據一位認識趙長鵬的人說,他時常騎一輛電動滑板車去開會。

44歲的趙長鵬出生於中國,他說自己12歲那年和父母移居加拿大。學了一段時間計算機後,他在東京和紐約的幾家金融公司干過,包括彭博公司(Bloomberg LP),當時他的工作是開發期貨交易軟體。

他說,自己頭一次聽說比特幣是2013年在上海的一個牌局上。那時,由電腦程式「鑄造」的數字貨幣已經出現幾年了。雖然它們不像法幣那樣擁有政府的認可,但依然吸引了一批精通電腦技術的人,包括那些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不再對金融系統抱有幻想的人。

當時,這類貨幣交易起來十分複雜。不僅交易平台沒幾個,價格波動也極其劇烈。此外,Mt. Gox等交易所受到駭客攻擊後,也打擊了人們的信心。

趙長鵬被去中心化的貨幣理念吸引,這種貨幣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而且無需通過銀行或是經歷各種繁文褥節。他在採訪中說,「我們可以利用這項技術提升全世界人們的資金自由。」

他賣掉了上海的公寓,把錢換成比特幣,隨後又去了幾家加密貨幣初創企業工作。2017年,他和一個程式員團隊共同創立了幣安。

起初,幣安的業務主要集中在比特幣與其他數字貨幣的交易,但不允許用戶將數字貨幣兌換成主流幣種。趙長鵬說,公司剛成立時,它不需要銀行賬戶,也不需要總部。

幣安在網站上加入了九種語言,以此在只提供英文服務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一些交易者說,幣安開發的平台也很好用。

2017年7月,幣安首次發行了自己的數字貨幣幣安幣(BNB),當時籌得資金1,500萬美元。它在2017年的發售說明書中介紹了自身業務,並指出,其他投資者大多是中國的個人投資者。

幣安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用戶,包括一些金融體系欠發達的國家,如南非、俄羅斯和印度的用戶。只用了六個月時間,幣安就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但很快,它就在監管機構那裡遇到了麻煩。2017年夏天,幣安剛開始在上海鋪開業務,兩個月後,中國政府便對加密貨幣交易所實施禁令,它擔心這類交易所會被用來向國外非法轉移資金。

趙長鵬在一次線上科技會議中回憶,後來一支30多人的幣安團隊離開中國,到了日本。2018年,日本金融監管機構也對幣安發出警示,提醒它在沒有拿到業務牌照的情況下,不能向民眾提供交易服務。

自那之後,幣安不再對外公布具體的辦公地點。趙長鵬說,公司員工分佈在世界各地,他們在家中遠程辦公。

常駐巴黎的律師艾哈·萊尼斯(Aija Lejniece)說,「幣安似乎無處不在,但好像又無跡可尋。」一群投資者說,5月份時由於幣安的交易網站凍結了一個多小時,他們因此損失了資金,目前他們正試圖討回這筆錢,萊尼斯是代表這群人的律師。幣安拒絕對此置評,但它此前表示,已立即採取措施與受到此次故障影響的用戶進行溝通,同時也對「那些遭受了實際交易損失的用戶」提供賠償。

隨著加密貨幣愛好者開發出的數字貨幣種類越來越多,幣安平台上可供交易的幣種超過了許多同行。這當中既有歐洲足球俱樂部的粉絲代幣(Fan Token),也有今年初備受投資者追捧的狗狗幣(Dogecoin)。

幣安不同於股票交易所,後者必須得到每個司法轄區的監管批准,而幣安的業務全都集中在一個交易平台——Binance.com上,它聲稱自己沒有在任何國家設立總部。2019年,也就是日本監管機構向幣安發出警示的次年,研究公司The Block收集的數據顯示,幣安平台上仍然有來自日本的用戶流量。幣安發言人Jung拒絕就此事置評。

幣安開始提供與加密貨幣有關的衍生品。只需80美分的存款,用戶就可以交易相當於100美元的比特幣或是其他數字貨幣。後來,幣安對這類衍生品進行了限制。

2019年,幣安開始允許用戶將加密貨幣兌換成美元等傳統幣種,從而將自身連入銀行系統。

一些幣安前管理人員說,公司會向一些YouTube網紅付錢,讓他們製作影片告訴人們如何上手。一支外聯團隊還與中東和非洲市場上的日間交易員簽訂了合約,後者在Facebook及其他社交網絡上管理著小規模群組。

在公司內部,幣安也會讓團隊之間相互競爭,讓最佳增長策略勝出。「我們鼓勵內部競爭。」趙長鵬說。

Binance.com也得到了美國用戶的青睞,但事實證明,要想守住美國市場的主導地位並非易事。2019年4月,SEC發布的一份文件概述了一套測試,用以確定哪些數字資產可能被視為受其監管的證券。趙長鵬將美國用戶導向Binance.US,後者提供的加密貨幣交易種類相對較少,並且不涉及衍生品。

據一位幣安前高管說,2020年底時,SEC要求Binance.US提供詳細業務資訊,包括誰在掌控用戶的數字錢包,加密貨幣的存儲地,以及Binance.US與母公司幣安控股的協議細節。

2021年5月,Binance.US曾聘請布萊恩·布魯克斯(Brian Brooks)擔任首席執行官,他曾在特朗普執政時期擔任美國貨幣監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代理署長,還在幣安競爭對手Coinbase Global Inc.中擔任過管理職位。

上任後,布魯克斯開始著手向美國投資人募集資金。這會在董事會中引入獨立成員,進而削弱趙長鵬的控制權。據一些前高管說,趙長鵬目前掌握著Binance.US的大部分股權。

他們說,布魯克斯還想在美國本土控制從中國遷出的軟體。《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見到的電子資訊顯示,布魯克斯上任前一個月,Binance.US的員工還不得不求助於上海同事來解決一些美國賬戶遇到的軟體問題。據前高管說,直到今年夏天,上海的開發人員還在維護用於支持美國用戶數字錢包的軟體代碼,同時也圍繞協調交易的引擎展開工作。

據知情人士說,8月初,在與12位美國投資人的1.5億美元融資交易即將完成時,布魯克斯和趙長鵬在新董事人選的問題上產生了矛盾。

其中一些知情者說,布魯克斯認為,領投的投資人應自動獲得一個董事席位,董事會還要再選出一名獨立董事,但趙長鵬希望自己能掌握董事的任命權。此外,據知情人士透露,趙長鵬還迴避將代碼的管理工作轉離上海一事。

布魯克斯於8月6日離職。據熟悉他離職情況的人說,法務與合規團隊的一些員工隨後也離開了公司。

幣安發言人Jung表示,幣安的技術和數據都不在中國。Binance.US發言人米勒說,「所有美國客戶的個人身份資訊都儲存在弗吉尼亞州裡士滿的亞馬遜雲科技(Amazon Web Services)平台上。」

米勒還說,「Binance.US的管理人員控制著公司走向、公司資產以及用戶賬戶與數據監督。」他指出,Binance.US的員工遍及世界各地。

米勒說,Binance.US正通過其他渠道融資,它計劃在董事會中引入兩名新投資人,新成員將在公司籌備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的過程中,為其提供更多監督。趙長鵬表示,他希望Binance.US能在2024年年底前上市。

儘管幣安在監管領域遇到了麻煩,但這依然阻止不了它的發展腳步。根據數據供應商CryptoCompare,Binance.com在9月份的現貨交易額較上月增長10%,其月度現貨交易額已連續15個月位居榜首。

趙長鵬說,他希望幣安以更溫和的速度增長。他說,「我們希望其他交易所能稍微壯大一點,這樣就可以同我們分擔用戶壓力。」

英文原文:$76 Billion a Day: How Binance Became the World’s Biggest Crypto Exchange

加密貨幣 比特幣 WSJ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