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與香港道別:一家獨立英文書店的意外結局

擁抱流淚與道別後,Albert 在7時45分將所有人趕出書店,關門,在外面貼上「香港是我家」的字牌⋯⋯


獨立英文書店Bleak House Books(清明堂)老闆溫敬豪(Albert)。 攝:林振東/端傳媒
獨立英文書店Bleak House Books(清明堂)老闆溫敬豪(Albert)。 攝:林振東/端傳媒

Reena每季都會收到三到四本由書店老闆溫敬豪(下稱 Albert)按她喜好挑選的小說。她是清明堂讀書會的成員之一。為期一年的會籍是去年聖誕,Reena上司送給五位員工的禮物。

數天後,包裹第一次送達辦公室,Reena剛好在場,興奮得就好像再過了一次聖誕節。「每人都有一個箱,很個人化,(看得出)花了很多心思,」她說。

和書店的英文名字「Bleak House Books」一樣,「Pickwick Club」讀書會的靈感也來自英國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作品。

讀書會本來只提供三個分類:懸疑及驚慄,一般小說,和青年讀物。但從事寫作和出版的Reena,專愛為約8到12歲學童寫的小說,所以她寫電郵要求清明堂搜羅這樣的書。「我不太會跟規矩做事,所以我把它改了,」Reena笑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書店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