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斯卡羅」之後不會結束的:給一塊拼圖,可以拼出世界史中的「台灣」?

「沒有自己的認同,像提著行李每天睡在不同地方,沒有歸屬感。面對強勢的文化壓境,除非自我覺醒,否則式微就是最後的結果。」


《斯卡羅》劇照。 圖:《斯卡羅》官方臉書
《斯卡羅》劇照。 圖:《斯卡羅》官方臉書

應該是 2005 年前後吧,龔山水突然對自己的族裔身份、對自己的血統,感到愈來愈疑惑。

在恆春長大的他,膚色和輪廓都比同學深,但學校裡都講國語,他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和其他人有何不同。直到有天,他看見一位學者來恆春做田野調查,於是靈機一動——何不也對自己做個「田野調查」呢?

他跑了一趟恆春鎮上的戶政事務所,用自己祖父、祖母的名字,把日治時代的戶籍謄本給調了出來。但上頭寫著日文,漢字混合著假名,他看得似懂非懂。拿給懂日文的人一看,他才知道自己五代以前的祖先,全都被登記為「熟」(亦即「熟番」,指平埔族原住民、或漢化程度較深的原住民),但再到了下一代,卻被登記為「福」(亦即「福建籍」);而他的「龔姓」,則來自他祖父的養父——籍貫泉州的龔八。

得知自己的血統之後,龔山水原本想申請恢復原住民身份,然而更改族裔身份需要直系親屬一起改姓,而他的母親並不願意。但這並沒有澆熄他繼續追溯身世的熱情。他和幾個與他有類似遭遇的朋友,開始搜集資料,又去了台東知本找尋祖先的源頭。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斯卡羅 台灣歷史 台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