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審查 深度 大陸 評論

國家監管與意識形態控制:什麼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的特殊管理股?

國家特殊管理股制度已經鋪開,對互聯網公司等意識形態力量的馴化,將是檢驗目前意識形態班底的重要指標。


2020年11月22日,浙江省烏鎮舉行的2020年互聯網大會上,一個孩子與百度的機器人互動。 攝:Zhai Huiyon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22日,浙江省烏鎮舉行的2020年互聯網大會上,一個孩子與百度的機器人互動。 攝:Zhai Huiyong/VCG via Getty Images

1. 一石激起千層浪

之前許多規定屬於宣傳系統內一種內部默契,並不會明文公開,在新時代意識形態主管部門不再做「好好先生」、「搞愛惜羽毛那一套」,把許多規則明面化了。

10月8日,國家發改委就《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徵求意見稿提到,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非公有資本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包括但不限於通訊社、報刊出版單位、廣播電視播出機構、廣播電視站以及互聯網新聞信息採編發布服務機構等。非公有資本不得經營新聞機構的版面、頻率、頻道、欄目、公眾賬號等。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衞生、教育、體育以及其他關係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非公有資本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非公有資本不得舉辦新聞輿論領域論壇峰會和評獎評選活動。

一石激起千層浪,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體上,許多人甚至包括媒體人都人心惶惶,還有人調侃「好消息是,以後沒有壞消息了」。這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中國媒體監管政策的誤讀與曲解,因為中國理論上從未在政策上放開過媒體控制。

從主管部門職能來說,國家發改委從事的是關於經濟規劃和運行方面的監管,意識形態管控從來不是發改委的職責。即便這次是國家發改委發文,文件的起草、出台也是意識形態管控部門一手操辦,只是用發改委的名義發出而已。

中共黨管媒體體制下,意識形態部門與經濟運行部門各司其職,自改革開放以來已經形成政治慣例。只是之前許多規定屬於宣傳系統內一種內部默契,並不會明文公開,在新時代意識形態主管部門不再做「好好先生」、「搞愛惜羽毛那一套」,把許多規則明面化了。

不讓非公資本參與新聞傳媒相關業務,如果單單指狹義的時政新聞採寫報導,社會資本的確很難插手,即便國有資本,除了指定的媒體,其他也很難參與進來:中央的重要新聞,一般是新華社、人民日報和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壟斷;地方的黨政新聞,則是當地的黨報和省台報導。

而廣義的新聞採寫播發平台,實際上互聯網平台已經具備此類功能。今日頭條、微博、騰訊、新浪、網易和搜狐等幾大信息類APP、新聞網站、微博都是某種類型的新聞輿論平台;新興的視頻網站B站、抖音、快手、微信視頻號也具有一些新聞輿論的功能。

這次政策重點,實際上主要也是面向非公資本控制的這些互聯網輿論平台,這些平台多數屬於私營資本,其中的翹楚基本上都接受了美元風投資金,既有私人資本為主,兼有外國資本,是中共對「新聞媒體」之後監管的重點所在。

2020年9月18日,字節跳動於北京舉行的北京國際貿易博覽會上。
2020年9月18日,字節跳動於北京舉行的北京國際貿易博覽會上。攝:Costfoto/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2. 什麼是國家特殊管理股?

國資入股之後,會委派一名網信有關的董事會成員,目前都出自網信系統的中層官員,保證了董事有足夠的時間來參與公司的一些決策,也保證了董事對國家意識形態管控規則的全面了解。

互聯網新聞輿論平台,是中共十八大以來重要的管控方向,這次發改委的舉動,也是屬於中共一套意識形態管控組合拳。國家發改委的負面清單控制,是面向未來;對於存量巨大的互聯網新聞輿論平台的處置,才是重中之重。

今年以來,傳聞中的互聯網輿論平台管制的利器——國家特殊管理股已經悄然實施。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互聯網監管 網絡安全法 互聯網巨頭 意識形態 中國政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