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我送的貨,最後都變成我的債——萬億債務背後,為恆大「輸血」的供應商們

現在,血凝固了,每一個下游的債主都要考慮,要不要起訴上游的供應商?


2017年3月25日,一名男子走過海南島內的恆大項目建築工地。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7年3月25日,一名男子走過海南島內的恆大項目建築工地。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許家印又喊口號了。

9月22日深夜11點,恆大召開「復工復產保交樓」專題會。次日一早,新聞通稿鋪天蓋地。王天鑫打開手機,刷了一下今日頭條、抖音和微博,大數據鋪天蓋地的給他推送許家印的最新表態。他嗤笑了一聲,摁滅了手機。不一會又忍不住打開。

「保交樓?放屁!」

王天鑫叼着一根煙,站在昨夜剛剛遣散工人、全面停工的工地上。水泥裸露在外,地上坑坑窪窪,石子、泥土、水管、電線,工地上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20多個工人都走了,去年和今年的工資都還沒有結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暴雷 恆大 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