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大離散 香港

專訪職工盟:三十一載工運路,歷史留了未來的城堡

「你先要保留這些故事,其實最令人害怕的是這個故事而已。」


2021年10月3日,職工盟解散記者會後,幹事們聚集高呼工盟歷年口號,並展示部份示威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1年10月3日,職工盟解散記者會後,幹事們聚集高呼工盟歷年口號,並展示部份示威牌。 攝:林振東/端傳媒

星期天,戴上黑色頭巾的大良特意提早出門,撐着兩邊枴杖,到達位處葵涌石籬山上的職工盟培訓中心。年過60歲的大良是地盤工會前主席,在職工盟(香港職工會聯盟)創會時期已經加入,這個下午,職工盟在培訓中心舉辦特別會員大會,商討解散的議程,但他得在其他教室教導工人做木模板,無法參與大會。一個年輕員工看到他,急急翻找桌上近百本的舊相簿,「我剛才見到你張相!」「唔好搵啦,過咗去啦。(不用找啦,已經過去了)」

「過咩去?你仲係度。(過什麼去,你還在這裏)」員工最後翻出一張攝於2001年5月1日的照片——職工盟在中環遮打花園辦一年一度的勞動節遊行大會,年輕的大良頭戴黃巾拿着「工潮最多獎」的錦旗,笑得有點含蓄。「你不要問我(現在的)感受,我是個喊包(哭包),」大良說,「我感覺就像要送家人上山(出殯)一樣。」

幾個小時後,三樓的會員大會通過了解散職工盟的決定。出席會議的屬會代表共有67張票,其中57票投贊成、8票投反對、2票投棄權,僅僅有3票超出8成會員通過的門檻。末代班底在隨後的記者會上宣布正式解散職工盟,30多個屬會代表坐在身後,映襯着一幅手寫「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在一起」的黑色橫額。「好慶幸,原以為只坐兩排,最後坐了四排。」副主席鄧建華說,「創會時有25個屬會,臨尾這麼大政治壓力,約76個屬會留下來,真的不差。」

2021年10月3日,職工盟執委早前通過啟動解散程序後,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表決,結果以57票贊成、8票反對及2票棄權,大比數通過解散。
2021年10月3日,職工盟執委早前通過啟動解散程序後,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表決,結果以57票贊成、8票反對及2票棄權,大比數通過解散。攝:林振東/端傳媒

職工盟成立於八九六四的陰霾底下,成長為香港第二大勞工組織平台,主張獨立自主、民運與工運密不可分,解散前​會員人數超過10萬​人。走過九十年代組織資源最匱乏、卻發生工廠北移潮的時期;進入千禧年代後確立「社運工會路線」,將工人與社會議題互相扣連,並與國際組織結盟;2010年代發展出工學聯盟路線,面對愈趨嚴重的外判制度和工人零散化,抗爭方式亦更加多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鄧燕娥 黃迺元 吳敏兒 鍾松輝 工運 工黨 鄧建華 職工盟 公民社會 香港大離散 香港社運 國安法 香港政治 李卓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