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戲裡戲外的「爸爸」為何這麼多?

創作者本想以家喻國,卻只能拍出一個個「缺失父親」、缺乏主體的故事……但這似乎又是必然的?


《長津湖》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長津湖》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中國電影行業恐怕真的到了它的拐點,在今年春節檔短暫的繁榮之後,漫長的冷寂就來臨了,這期間即使有過諸如《中國醫生》《怒火•重案》《懸崖之上》幾部上十億元票房的作品,但數量和口碑都不足以激活死氣沉沉的市場。

在電影行業一片蕭條,投資者普遍唱衰的情況下,主旋律電影和獻禮片等「中國特色」的類型電影正逐漸佔據了各大院線的排片。以今年七月為「建黨百年」為由拍攝的電影《1921》為例,這類電影往往以全明星陣容為賣點,試圖以偶像的魅力吸引年輕人走進影院。

這種拍攝電影的思路雖然並非新鮮的事物,近年來卻有年輕化和偶像化的趨勢,通過比較清淺和明快的敘事方式,師法好萊塢類型電影和日韓的偶像劇,以起到對年輕一代的召喚作用。

因此,今年的「十·一」黃金檔期也顯得比較特殊,與疫情前的娛樂大片扎堆不同,今年幾乎所有的排片都被投資巨大的《長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輩》兩部電影占據。有趣的是,這兩部電影雖然形式和主題截然不同,在我看來卻有着微妙的互文,不僅僅充斥着生硬的說教和空洞的情感,還都充斥着一股濃濃的「爹味」。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