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風物

專訪橫尾忠則:雖談不上討厭現在的自己,但總覺得有另一個陌生的自己在待命

「晝夜兩個世界在我內心成形。那邊是夢境世界所以是假的,這邊才是真的,可在我心中是把這兩者合而為一⋯⋯」


 圖:彭羽
圖:彭羽

【編者按】身為日本美術家,橫尾忠則的作品曾被三島由紀夫評價為非常無禮,「簡直是將我們日本人內在某些無法忍受的東西全部暴露了出來,讓人憤怒,也讓人畏懼。」他曾在自傳《海海人生》中回顧人生,那躁動年代的青春紀事,迷亂、自由、激盪人心。自傳中文版譯者鄭衍偉,也曾在中文世界中引介翻譯了手塚治蟲、草間彌生、三田紀房等藝術家的作品,本篇文章是鄭衍偉專程採訪橫尾忠則而作,轉載自理想國imaginist

2021年1月,「GENKYO橫尾忠則 原鄉至幻境,近況如何?」大展從愛知縣美術館開始全國巡迴召開。假使把明年預定的上海巡迴包含在內,這一年間,橫尾忠則的消息將持續引發關注吧。「描述」自己與自己的藝術,可以說是橫尾忠則藝術創作的重要成分。為了瞭解橫尾忠則怎麼看待自己,採訪團隊重新回顧60年代至今的素材,花了三個月進行橫尾忠則的專訪企劃。藉著《海海人生——橫尾忠則自傳》簡體中文版發行的機會,我們重新回顧橫尾忠則的自我、創作能量根源、與想像力。

1.用拼貼的方式組建人生

橫尾忠則打開日記的時候,表情看起來彷彿自己寫了什麼也不記得了。70年代至今,他以日記形式集結出版的書超過10本。原本只是好奇他自傳的細節為什麼可以那麼栩栩如生,我隨口一問「老師有寫日記的習慣嗎?」,病中的他就從層層疊疊的信封、印刷資料、贈書和包裝袋下變出一本《横尾忠則日記人生 1982-1995》。

「日記啊,從1970年開始我就持續一直在寫。所以,已經49年了。」

橫尾忠則潛在其實是個浮誇愛現的人嗎?採訪團隊反應不及,恍恍惚惚記得今天他還生病,他已經翻開書頁,隨手翻揀有趣的畫面。這是一本神奇的複製品,基於B4大開本的日記原稿掃描印刷,字跡、神社參拜靈籤、名片、剪報、合影、手繪速寫⋯⋯每頁都像是百科全書一樣,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內容。這種訊息爆炸的風格,沒想到從他迷離豔麗的海報設計、繪畫拼貼一路蔓延到日常生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設計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