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

崩塌區議會:我們或許錯失了,苦候30多年的黃金年代

一陣吹風,不止吹倒數十年的區議會制度,更可能吹倒了香港重拾社區自主的希望。


2021年7月17日,已辭職的前元朗區議員梁德明的辦事處外,有指示教區內市民如何求助。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1年7月17日,已辭職的前元朗區議員梁德明的辦事處外,有指示教區內市民如何求助。 攝:林振東/端傳媒

「就在我考慮辭職前的一星期,我還在和同事討論,經過這一年多,我們下一年的方向會是怎樣。」今年7月,宣布辭職的前荃灣區議員陳劍琴,坐在一箱箱自資購買的消毒酒精前,托著腮。「然後突然就沒有了。」

2021年7月,香港建制媒體引述消息指,涉及4類「負面行為」的區議員,將會被取消議員資格,並會追討上任至今約100萬港元薪津。消息一出,近200多名區議員陸續辭職。惟截至目前,香港政府未有任何實際行動,僅停留於「吹風」階段。

辭職潮不單代表著200多人離開了他們的崗位,大部分社區失去代理人,更甚的是,一個等待了30多年的機會,一朝消失殆盡。

2019年11月,民意海嘯之下,非建制派大獲全勝,取得全港86%的直選議席。最直觀的收獲,是非建制派有可能以區議員身份,獲得香港特首選委的席位,從而影響未來特首人選。然而,在很多人眼中,非建制派在區議會的絕對主導權,或許是一個公民社會昇華的黃金機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社區自主 政治 香港大離散 區議會 香港政治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