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輿論觀察

小端網絡觀察:吳亦凡事件後,中國網絡間的Girls help girls

「短短一夜,我們在網絡上進行了一場遊行。 我們肩並著肩振臂高呼,吶喊了自己的憤怒、訴說了自己的委屈,也給予彼此力量⋯⋯」


2021年7月20日,北京一家報攤出售的時尚雜誌,封面是吳亦凡。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2021年7月20日,北京一家報攤出售的時尚雜誌,封面是吳亦凡。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7月18日晚,中國藝人吳亦凡被曝光涉嫌誘姦未成年女性的消息引爆中國輿論,7月19日早,吳亦凡以英文名「Kris」登上推特全球趨勢第一,到19日下午,中國的各大品牌紛紛宣佈解約,國外代言也在激烈輿論聲浪中紛紛割席。吳亦凡究竟做了什麼?等待他的可能有哪些下場?

站出來爆料的都美竹,究竟經歷了什麼?

都美竹的名字首次出現於公眾視野,是在6月2日晚間6時。微博用戶 @劉美麗同學_ 選擇在微博個人帳號上爆出數張自己與好友都美竹的聊天紀錄截屏,內容直指吳亦凡與都美竹戀愛期間對其冷暴力以及「玩消失」,造成女孩嚴重抑鬱。

6月3日中午12時,專門為明星處理維權事件的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就此微博發文表示,已代表吳亦凡進行名譽維權;下午4點吳亦凡發微博稱「沒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還自稱糊凡,娛樂了大家。不久,都美竹發文,「就這樣、各自安好吧。」

此事在7月8日再起波瀾,都美竹本人在個人微博帳戶中用長文披露更多細節,除個人遭遇外,她還爆出吳亦凡甚至同時與多個未成年女孩有染的細節,直指吳亦凡在接觸女生期間有中間人充當拉皮條的角色:「你專門有一個微信號,去加我們這些未成年人女孩」、「你的選拔要求都是00後和在高考中的未成年人女孩」,「你把很多女孩的照放到酒局上,像商品一樣被挑選」。都美竹還在微博中表示,吳亦凡為了引女孩子上鉤,會以「要為MV選女主角、工作室簽約新人等方式誘騙女生去玩酒桌遊戲,進而通過灌酒和甜言蜜語讓女生就範」,都美竹表示很多受害者在酒桌上被引誘不斷喝酒失去意識接著被帶往酒店與吳亦凡發生關係。

不到3小時,吳亦凡工作室委託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發出律師函,聲稱都美竹提供的一切截圖乃造假,要求其刪除不實言論。但此後幾日,都美竹不斷在微博發聲,更接受《騰訊娛樂》和《鳳凰網娛樂》兩家媒體專訪,回應自己已經報警,並且手上有照片、視頻等證據。她對《騰訊娛樂》旗下的《一線》表示,「我就是被他欺騙灌醉的,事後他說會對我負責,和我好好在一起。然後現在就這樣,裝作我們根本不認識」。

隨後的7月16日、17日兩日,她逐步放出重磅爆料,其中包括與吳亦凡經紀公司「北京凡世文化傳媒」代表的微信聊天紀錄、轉移到微博上商談轉帳事宜等錄屏。在她曬出的聊天紀錄中,凡世文化聲稱肯定有把握能吿贏都美竹,並打算用錢封口買她的「道歉文」,並聲稱「不給你錢你又能怎樣呢?」。除此之外,凡世文化還以其他受害者不敢作證會敗訴為威脅,要求都美竹妥協。並且宣稱「你必須得讓『她們』出庭作證才有可能減輕你的責任,這樣的話他們的身份信息將會被全網絡公開!」

這些截圖及視頻顯示,包括她在內的8位女生決定向吳亦凡索賠800萬元,對方講價到200萬元以後,卻疑似通過「和解協議」使詐——女生們一旦簽署協議,可能構成敲詐勒索,涉嫌刑事犯罪。

17日上午10時許,都美竹在微博上曬出了這份由吳方公司擬定的「和解協議」。這則和解協議中顯示,吳方公司要求都美竹提供7位受害者(截止到12號的受害者數量)的微信號或微博ID,她在微博中指出,「這份合同裡用了許多違法型文字,比如『要挾』」,而通過詢問律師得知,這份合同可以算是她「欺詐和勒索」的「認罪書」。

多位法律相關大v也站出來發聲證實了這一點。法律博主 @湯弘揚 表示,「如果《協議》內容屬實,這幾乎是要把人送進去的節奏,涉案金額也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還好女方及時諮詢了律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法山叔 也表示,「從聊天紀錄來看,單純一個敲詐勒索頂天也就有期徒刑,加上詐騙罪後,理論上最高可能是無期徒刑。」

7月18日晚,都美竹連續發布多條微博,表示自己和好友連續多日收到包含死亡威脅和屍體等恐怖圖片威脅,因此向吳亦凡下最後通牒。長文中都美竹提出多項和解要求,最主要的是要求吳亦凡退出娛樂圈、向所有合作品牌賠償致歉、為所有受害者撰寫手寫致歉信並放到微博公示3天。

在這份「最後通牒」中揭露吳亦凡嘲諷前隊友、「性能力差需要吃藥」,還讓女生誇獎「大」等細節,更是引發網民熱議。與此同時,都美竹也指出在自己站出來後,收集到越來越多其他受到吳亦凡侵害的受害者信息,當中甚至包括未成年人。

7月19日上午8時許,在都美竹長文引起網路巨浪後,吳亦凡在個人微博發布回應,聲稱「沒有回應是不想干擾司法程序」,並稱終於對造謠者「忍無可忍」。在該條微博中,吳亦凡否認了自己有觸犯法律行為,表示若有此類行為「我會自己進監獄」。然而,聲明下方,一個言簡意賅的「滾」字被頂上熱評第一。

隨後,吳亦凡工作室也連發兩條微博表示團隊已完成報案工作。在發布的首條微博中,工作室將都美竹相關微博截圖打上「假」字之舉,引發網民群嘲。回應貼文下首條評論即質問:「你貼個假就是假了?」,超過73萬網民點讚這條評論。有不少網民發出質疑:「要是這樣就管用,我立馬把我家老房子打紅圈寫個拆」,「笑出聲,真以為自己工作室是法庭」,「掩耳盜鈴的事也不是沒有,自己幹沒幹過的事自己不知道嗎」;也有人喊話「吳亦凡別公關了,直接去公安機關吧」。還有網民如法炮製,將工作室及相關聲明截圖、打上大大「假」字以示諷刺。

不過到7月20日中午都美竹再發微博「這個世界怎麼了⋯⋯💔」有網民發現,不僅發帖語氣有變,她發布微博的手機從「iPhone 12 Pro Max」改換成「iPhone XS Max」,連置頂的長文微博也被取消。很多網友開始擔憂發布此條微博的是否是本人、手機是否被收走。

2019年8月8日,吳亦凡於上海舉行的一個音樂會上演出。
2019年8月8日,吳亦凡於上海舉行的一個音樂會上演出。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網民憤怒之下,品牌割席、官媒批評

7月18日,隨著事態逐漸發酵,輿論風暴下吳亦凡開始經歷大量商業解約,當晚,詞條 #吳亦凡代言品牌權限與他合作發布的微博# 登上熱搜榜。

網友們搜索發現,他曾轉發的合作微博,包含蘭蔻、良品鋪子、時尚COSMO甚至《央視新聞》等都不再可見。隨後,以國產美妝品牌「韓束」為首,共11個國內品牌先後與吳亦凡解約。7月19日晚,國際品牌保時捷和寶格麗也宣布終止與吳亦凡的合作;而LV則發表聲明暫停合作、直至司法調查結果發布。不過在7月20日上午,有網民發現蘭蔻悄然恢復吳亦凡相關微博。此細節立即登上熱搜榜單,不少網民痛斥蘭蔻「拎不清」,並呼籲「抵制蘭蔻」「再不買蘭蔻任何產品」,甚至有網民直批「蘭蔻滾出中國」並獲超過六千的點讚。除了與吳亦凡有代言合作的品牌之外,他所創作的相關音樂也遭到抵制,QQ音樂檢索吳亦凡則顯示「限制查看」。

據《新京報貝殼財經》報導,風暴之下,據企查查顯示,吳亦凡(WU YI FAN)共關聯4家企業,其中存續狀態僅1家,為廈門億和雲起文化傳媒合夥企業(有限合夥) ,持股比例為99.99%,法定代表人為吳林。 其餘3家顯示已註銷,註銷時間集中在2020年6月至9月,此前吳亦凡持股比例均為99.0%及以上。

而後,官方機構及媒體也開始發聲,7月19日晚,中國演出協會發表聲明指「演藝人員如若觸犯法律自有法律嚴懲;在不觸碰法律底線的基礎上,如若違背公序良俗並造成惡劣影響,行業自律懲戒也絕不會手軟。」聲明獲得新華網轉發。《中國婦女報》也就吳亦凡事件發表評論,稱「私德不休,人生必難行致遠,這是鐵律。靜等警方介入釐清,期待真相水落石出」,並配圖「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強調「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20日下午四時,《央視網》也就吳亦凡事件發表評論,呼籲「把做明星的門檻提上來」。《參考消息》、《解放日報》等皆發表聲明稱要整治明星藝德。

「Girls help girls」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人生肯定已經毀了,雖然我只和吳一人發生過性關係,但大眾早已經認為我是爛褲襠,我將來我的老公,我的婆婆只要吵架肯定動不動就要拿這個說事,沒准我的孩子在幼兒園還會被叫做公交車的孩子。」「我的人生是毀了,但是我不能毀了她們的。」

都美竹公開信中的這一段脆弱剖白,引起了不少微博網友的同情、也喚起更多女性加入到這場聲勢浩大的反對行動中。有女性網友寫道,「同樣是性相關的話題,男性可以獲得粉絲的支持同情、營銷號不痛不癢的調侃,女性卻要在一開始就做好一輩子被指指點點的心理準備。這到底是為什麼?」還有人表示,「女人不是戰利品,她不該與豪車、名表、別墅等排列在一起。都說讓子彈飛一會兒,可這子彈終將落向每一位女性。」

一位自稱粉了吳亦凡十年的女生在 #吳亦凡超話# 中寫下道,「雖然我的人生、生活過得好壞跟偶像沒有半毛錢關係,但誰的青春沒有一個像白月光一樣存在的人呢?但吳亦凡,我們梅格妮的底線是違法、違背道德底線的事情不能做!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事情的真相或許就在那裏!」

7月19日早,詞條 #Girls help Girls# 衝上熱搜榜第一位。雖然在兩小時後熱搜被撤,隨後連詞條都被刪除,仍無法阻擋女性聲援都美竹的的腳步。據不完全統計,自都美竹站出來公開個人經歷後,目前已經有超過20位被吳亦凡本人或團隊聯繫過的女生公開發聲。

一位微博名為 @小柔不乖 的女生也站出來分享自己被吳亦凡工作人員約見面的經歷。她分享的微信截圖顯示,這名名為「萌萌」的經紀人以合作的名義邀請她和朋友看吳亦凡的中國新說唱節目,並表示想要發展新人業務;然而在得知她與朋友皆以成年後對方表示「年紀輕的好培養」,沒有進一步「送去選秀」。她在微博中表示,「當時還覺得好可惜,自己小幾歲多好;直到看到都美竹發的(文章),真的謝天謝地逃過一劫。」

女生們在微博上不斷用新的詞條表達對都美竹的支持,#姐姐來了 的話題閱讀量直接超過了10億。網友們不斷為她加油打氣:「未來會很美好的,一起跟這個操蛋的世界抗爭到底!」、「女人的貞潔從來不是由一張處女膜來決定的,你很有勇氣,你真的很棒」。

還有網友欽佩都美竹站出來的勇氣,呼籲更多人加入聲援,她寫道:「當19歲的妹妹決定保護更小的妹妹,獨自承擔一切時,我們能做什麼呢?女孩站出來和大魔鬼打仗,我們去把所有受害者有罪論的垃圾罵到噤聲,讓女孩們害怕的東西消失,就是我們這些旁觀者所應該做的。」

由於微博詞條連番遭刪除,不少網友選擇轉向豆瓣發聲。網友parttimealien給都美竹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表示「不用擔心什麼破鞋不破鞋的,遇人不淑以後能掙扎著站起來大步向前走是最大的自尊自愛,比守著吳氏無痛針灸假裝看不見他做的惡、擁護他包庇他的男男女女強一千一萬倍、自尊自愛一萬倍。」「姐姐想告訴你以及所有女孩子們,你沒錯。 你很美。 你的力量足以震懾山巔。」

這封公開信觸動了大量網友,不斷有人站出來聲援,「別怕,你超棒,姐姐們來了!」「希望今後的你一帆風順,所遇皆是良人!」有網友發聲抨擊污名化受害者之舉,「她是受害者,她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我們什麼時候才能不讓受害者這麼痛苦?明明是強姦犯的錯」。

有豆瓣網友在鵝組分享出對廣電總局、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等的舉報連結和電話,呼籲女生們行動起來「讓吳亦凡吃牢飯」;就連撰寫公開信的parttimealien在看到評論後也忍不住寫道:「我們何嘗不是在為自己加油呢? 我們也是在為曾因女性身份而遭受不公待遇的自己加油吧?」

「短短的一夜,我們一起在網絡上進行了一場遊行。 在這一場遊行裡我們肩並著肩振臂高呼,吶喊了自己的憤怒、訴說了自己的委屈,也給予了彼此力量⋯⋯」

從18日都美竹發最後通牒之後,微博出現了許多與女性議題有關的話題討論,有一則話題 #保時捷女性領導 也長時間佔據微博熱搜榜,有保時捷員工發微博表示自己的公司代理的品牌與吳解約,並且自己的老闆還表示「強大就是當你擁有更多的權力去共情和幫助那些弱勢的人」,「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擁有良好的家庭環境和經濟條件,她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說不的權利」。不少網友表示才就是girls help girls。

2019年11月21日,吳亦凡在上海參加芝華士的宣傳活動。
2019年11月21日,吳亦凡在上海參加芝華士的宣傳活動。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國際輿論如何關注?

早在都美竹發布長文的18日當晚,吳亦凡的英文名Kris Wu便登上了全球多國熱搜榜:加拿大、美國、印尼、馬來西亞、印度等國家的推特趨勢上紛紛出現相關tag。然而,在推特上看完事情全程的網民,不少還是選擇相信吳亦凡:「Hope everyone open mind and open eyes (希望每個人都能擦乾淨雙眼)」,「I believe you Kris(我相信你)」。

而原本因為涉嫌性侵未成年而登上的全球趨勢榜單,不到一小時便被粉絲的控評佔領。搜索tag會發現,tag下粉絲們紛紛打上吳亦凡製作人、rapper等身分標籤,發布美圖和「we always with you(我們一直與你同在)」,讓想要了解事件的網民感到厭煩。有網民就發布meme:「To everyone who is trying to clean kris wu searches: stop talking (對那些想要洗吳亦凡的人:閉嘴!)」

推特上的熱浪也吸引了不少國際媒體關注。19日,BBC和《衛報》對吳亦凡事件進行了報道,同時提到多個品牌因為都美竹的指控,宣告與吳亦凡「分手」。其中BBC用的是teen sex allegation(指控與青少年發生性關係);而衛報則是用date rape (行為雙方已有或曾有浪漫關係,或是有可能會進行性行為的情形。但加害者以肢體或是心理的威脅下讓受害者在違背其意願下進行性行為,或是用酒類或藥物,讓受害者無法表達其意願的情形下進行性行為)。此外,還有Bloomberg、New York Post、《南華早報》等媒體使用sex compliant、sexual abuse等措詞報導此事件。

專門做kpop和韓國熱點事件的YouTuber「DenQ來了」,19日發佈韓國網民對此的反應的影片,「有多憤怒的話能這樣公開自己的事情呢,還拒絕了那麼多的錢」、「真的是垃圾中的top」;亦有不少韓國網民表示感謝吳亦凡離開EXO,「你離開真的是多麼的幸運,多麼要感謝的事情」。

吳亦凡事件也登上了台灣的ptt韓星版討論版頁。網民們對吳亦凡噓聲一片,紛紛用「他國事務」刷屏,不少人更是呼籲吳「快退出演藝圈」、「算是罪有應得」。

若誘姦實錘,吳亦凡將會面臨什麼?

吳亦凡事件獲得大量網路關注後,有不少網民發帖詢問:「誘騙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判幾年?」

《新京報》在7月19日發表評論,強調「根據中國法律,當一個女孩未滿14週歲時,不管她是否『自願』發生性行為,都會被認定為強姦」。並指飯圈文化中,由於明星掌握著絕對的話語權,經濟剝奪乃至「性剝奪」都有可能發生。《澎湃新聞》以詞條 #用法律決戰才能終止吃瓜大戰# 發表評論,稱「一個開放包容的輿論場,容得下各種爆料和訴求,但是決不能揉進明明涉及法律問題和公共利益,卻又不明不白的硌人沙子。 」然而,不少網民卻對抨擊這則評論的落腳點:「他私生活混亂是事實吧,對他已經寬容到不觸犯法律就可以了嗎,這麼多女孩現身說法,他這種人不會帶壞青少年價值嗎,如果最後高告不倒他那就還在娛樂圈撈錢嗎」「當明星標準什麼時候成了不犯罪就行?」

7月20日一早,官媒 @共青團中央 轉載《法制日報》長文,表示「『吳亦凡事件』這瓜,還得法律來切!」指出根據都美竹的爆料內容,其中已經包含實實在在的違法指控,比如迷姦、誘姦、甚至涉及多名未成年人。但與澎湃新聞的評論類似,文章筆鋒一轉,表示「如果這些涉及違法犯罪的爆料是真的,那麼這無疑是一起性質極為惡劣的法律事件。但如果這些爆料全是捏造和誣陷,那麼爆料者也要為此付出法律的代價」。評論中網民對評論不關注藝人私德的著墨點表示不滿。

同日上午,《人民法院報》發表長文,對吳亦凡事件中存在的法律點進行了釐清。文中提到,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規定,若以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強姦婦女,可能會被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而如果存在強姦多人或在公共場所當中當眾強姦、甚至是二人以上輪姦的行為,則會被判處十年以上的刑期乃至無期徒刑。

於此同時,#究竟什麼是性同意#、#如何保護未成年人不受性侵害# 等詞條,被網友頂上熱搜榜。@杭州公安、@浙江公安 等多個政法官方微博,選擇重新發布未成年人保護的相關法律內容暗示態度。知名女性公眾號 @女神進化論_HiBetterme 和兒童性教育專家 @劉文利教授 等帳戶更是發布科普內容,對性行為中「大不大」、「女生第一次很寶貴」等等觀點進行了駁斥,「認為自己陰莖大小低於平均水平的男性容易得心理疾病」,「女性犧牲了自己表達真實意見的權利,為男性確認自我雄性魅力的願望服務」。

法律博主 @湯弘揚 寫道:「一位女性,同意和你聊天、同意和你約會、同意和你吃飯、同意和你看電影、同意和你牽手、同意和你擁抱、同意和你接吻——這些都不等於同意和你發生性行為。」

「 一位女性,有權決定和什麼人、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以什麼方式發生性行為——一個常識,望周知。」

吳亦凡 #MeToo 在中國 小端網絡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