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東京奧運會

「不用多說了,笨蛋來的!」日本民眾如何看待奧運將如期舉行

日本專家指,若按現在的感染頻率,奧運期間將日增感染逾千人。一位公務員對端傳媒表示:「不如把目光投向世上眾多痛苦的人們」。


2021年7月12日日本東京,戴著口罩的人們走過澀谷站, 由於距離奧運會開幕還不到兩週,日本政府試圖遏制2019冠狀病毒死灰復燃。 攝:Takashi Aoyama/Getty Images
2021年7月12日日本東京,戴著口罩的人們走過澀谷站, 由於距離奧運會開幕還不到兩週,日本政府試圖遏制2019冠狀病毒死灰復燃。 攝:Takashi Aoyama/Getty Images

如果沒有意外,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在2021年7月23日開幕,在日本留學的意大利姑娘瑪麗亞將前往奧運射箭場館擔任翻譯志願者。這讓她既興奮又擔憂。一方面,她很明白日本民眾想要推遲或中止奧運的原因,因為「日本政府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把國民健康放在第一位考慮」。但另一方面,做奧運志願者是瑪麗亞「一生一次的機會」,也讓她在疫情期間獲得難得的「正常生活」的體驗。瑪麗亞說,唯一的擔憂是別人指責自己這種時候還去做志願者。

距開幕已不足八天,日本社會還在討論奧運應該中止、延期還是照常舉辦。7月7日,奧運舉辦城市東京新增COVID-19感染人數達到920,呈上升趨勢。在解除第三次緊急事態僅17天後,日本政府宣布進入第四次緊急事態,至8月22日結束,意味著奧運會將在緊急事態中進行。東京都連續一週日增感染超過500人,重症病床使用率達39%。

日本今年2月才開始在高齡者和醫療人員中推行疫苗接種,這晚於大部分發達國家,而大規模的一般民眾接種6月才從東京和大阪兩個大城市開始推行。截止7月11日,日本完成一針疫苗接種人數佔總人口的29.6%, 排世界第18,65歲以上人口的兩針疫苗接種率達到76.1%。

除了疫苗接種遲緩,日本政府和奧組委的對策也讓民眾感到反覆無常。首先是遲遲不宣布堅持舉辦的決定和具體的舉辦方案。例如,6月21日,日本政府、國際奧組委、東京都政府共同宣布,將允許以會場容納人數的50%為上限,讓最多一萬觀眾進場。儘管當時調查顯示,64%的民眾認為應該無觀眾入場。7月8日,在宣布最新一次緊急事態之後,日本政府推翻了之前的決定,位於東京都、神奈川、千葉和埼玉縣的場館都將無觀眾開賽,隨後北海道和福島縣也宣布在當地舉行的足球和棒球、壘球比賽將不接受觀眾入場。目前,只剩下宮城、茨城和靜岡三縣還有可能允許觀眾入場。茨城縣也只允許縣內的學生及監護人觀賽。

 2021年5月23日日本東京,一名抗議者在對東京奧運會的示威活動中吶喊。
2021年5月23日日本東京,一名抗議者在對東京奧運會的示威活動中吶喊。攝:Carl Court/Getty Images

早前,伴隨疫苗開始在各地大規模接種,和東京都等大城市第三次緊急事態的結束,根據6月26日發布的民意調查,希望照常在今夏舉辦奧運的民眾人數達到2021年以來最高的34%,雖然仍有32%希望中止,30%希望延期,但對比5月僅有14%民眾支持的數據來說,奧運會找回了一些民心。

但每一天似乎都有讓奧運蒙上陰影的新聞: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因為過勞在家休養多日,日本奧委會的高級官員跳軌身亡,烏干達代表團成員入境後多人被檢測出感染病毒,網球名將小威廉姆斯等多名選手宣布退出奧運⋯⋯

甚至,街邊路燈仍到處懸掛的「東京奧運2020」旗幟都顯得有些刺眼。在明治時期設計的西式磚造建築模樣的東京車站廣場前,有一個兩人高的圓形奧運倒計時電子鐘,緊急事態下人流稀少,上班的人群大多腳步匆忙,也沒有外國遊客和它合影,它只能靜靜地倒數計時。東京晴空塔也將在奧運聖火傳遞期間亮起代表各個都道府縣的圖案的彩燈。但除了這些重要地標,普通居民在生活裏很難感受到奧運氣息。

儘管非議多多,奧運大概率還是會堅持在疫情的陰影下召開。那麼,生活在日本的普通人怎麼看待奧運如期舉辦?

「不如把目光投向世界上眾多痛苦的人們」

出生於新瀉縣,目前在東京的大學讀大一的長澤美穗說,自己希望奧運延期,不然會場和選手村等設施都浪費了。「本來舉辦國能看到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風景,全是corona的錯(指COVID-19引起的疫情),什麼活動都取消了,奧運一點實感都沒有」。

美穗想去現場看聖火傳遞,但因為疫情,許多自治體例如涉谷區已取消聖火傳遞活動,或像大阪府,在擁有著名的太陽神塔的萬博紀念公園閉門傳遞,只提供網上直播。

沒有奧運實感的還有生活在東京的家庭主婦北村。「如果是普通的奧運,全民都很有參與感,現在在bubble(氣泡,指因疫情導致無法近距離接觸奧運或入場觀賽)裏舉辦,感覺奧運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本地居民還得承擔感染風險」。她說,沒有海外觀眾,又只能看電視,「那在東京還是西京舉辦又什麼不同?」。她唯一感到奧運和生活有關的就是千代田區聖火傳遞時,道路封鎖的時間和兒子幼兒園放學的時間一樣,在憂愁怎麼繞路回家。

2021年6月25日,日本富士宮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一名火炬手在接力點等待。
2021年6月25日,日本富士宮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一名火炬手在接力點等待。攝: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美穗打工的健身房有許多30到50歲的客人,她透過聊天發現,他們幾乎一致反對奧運會開賽,要開賽也希望是無觀眾入場。客人們和美穗的朋友對奧運新聞關注得很少,僅限於「開奧運的話,感染應該會擴散吧」這樣的關心。住在山梨縣的60多歲建築家說:「奧運趕緊中止,沒有錢,還有疫情」,他表示delta等變異毒株擴散、感染者增加讓他感到害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日本疫情 2019冠狀病毒疫苗 奧運會 2020東京奧運會 東京奧運會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