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大離散 香港

被遺棄還是共進退,香港移民潮下的寵物命運

「人身邊有很多東西,但動物身邊只有主人。」


2021年2月25日香港國際機場,Florence的愛犬芝麻在航空公司的登機櫃檯前。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1年2月25日香港國際機場,Florence的愛犬芝麻在航空公司的登機櫃檯前。 攝:陳焯煇/端傳媒

在寵物美容院,11歲的貴賓犬芝麻獨自被留下來兩次,前後加起來有8天。芝麻嚇壞了,一直拉肚子、嘔吐,不怎麼進食,回到家後,寸步不離地跟著主人。

這是主人Florence特意為芝麻設計的「分離訓練」,讓芝麻克服有如孩子和媽媽分開時的分離焦慮——不久之後,芝麻就要獨自呆在飛機的貨艙中,移民台灣,飛行時間加上抵達之後的隔離檢疫,前後需要至少7天。

「你當牠是你自己的女,會擔心牠在飛機上的身體和精神狀態。」今年2月下旬,在人流冷清的香港國際機場,芝麻在航空箱內瑟縮顫抖,為了安撫牠,Florence把自己的衣服墊在箱子裡,讓熟悉的氣味陪伴芝麻。

香港正掀起一場史無前例的移民潮,移民和流亡的人們各奔東西,寵物亦命運無常。為了讓貓、狗、烏龜、蜥蜴等動物移民遠方,不少人焦頭爛額處理繁複程序,不惜花費數萬港元委託仲介處理移民手續,甚至花上百萬元和寵物一起搭乘私人飛機,但不是每隻寵物都如此好運。

近半年來,在動物慈善機構做義工的Alice經常接到查詢電話,上來就問能否把貓狗找「另一個屋企」。電話那頭的寵物主人通常都要在極短時間內離港,長至1個月,短至翌日。Alice所在的機構名為保護動物慈善協會(LAP),運作18年,對遺棄動物的現象並不陌生,但近來發現棄養數字不斷上升,2020年的棄養數字比往年增加15%,但不能明確確定多少來自移民個案。

而在觀塘一座工業大廈中,黃朗研正在苦惱,怎樣為大量的巴西龜、箱龜、粟米蛇、球蟒和泰加蜥蜴等找到新主人。黃朗研是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的義工,這個慈善機構多年來收養港人遺棄的烏龜、蜥蜴等。黃朗研表示,踏入2020年,該會平均每月接到超過10宗因移民而棄養的案例,此前,每年的同類個案不到10宗;另外,因其他原因而棄養的數字也不斷上升,每年至少150隻兩棲及爬蟲類動物無家可歸,最終「蝸居」在協會的工業大廈單位中。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大離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