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 深度 評論

劉忠恩:緬甸政變兩個月,為何周邊國家還是觀望狀態?誰能動軍政府?

國際社會保守、不願正面對付軍方的作為,緬甸的民主抗爭怕是會演變成數月、數年的長期對峙。


2021年3月16日緬甸仰光,示威者投拋汽油彈。 圖: Stringer/Getty Images
2021年3月16日緬甸仰光,示威者投拋汽油彈。 圖: Stringer/Getty Images

即將邁入政變後第三個月的緬甸,目前緊張情勢不見減緩,昂山素季(翁山蘇姬)及其他政府首腦從2月1號開始便不見蹤影,抗議民眾的死亡人數則不斷攀高。根據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的統計,目前已有近300位平民被軍警的子彈無情屠殺,仰光的街頭猶如戰場,連待在家裏的民眾也沒有倖免,子彈隨時都可能穿破窗戶射進屋內。這週一(3月22日)就有一位在曼德勒的7歲女孩,被來到家中搜查的軍方一槍斃命

國際上譴責、再譴責;呼籲、再呼籲,卻絲毫沒有改變軍方以暴力鎮壓抗議的決心。原因無他,數週的CDM(公民不服從運動)已經出現了成效,經濟的崩盤、連日的抗議,使得軍方離奪權後就能迅速維穩、掌控國家的劇本,越走越遠。然而,國際上雖有西方一眾國家相繼宣布制裁軍方高層,但治標不治本,軍方之下龐大的商業體系仍是漏網之魚,而真正能掐住軍方經濟命脈的國家,包括新加坡、中國、日本等,仍然按兵不動,甚至隔岸觀火。

軍民兩方沒有共識也不願意妥協,加上國際社會保守、不願正面對付軍方的作為,緬甸的民主抗爭怕是會演變成數月、數年的長期對峙。對軍方而言,政變之後的動亂已經超過七週,穩固統治地位勢在必得;對於緬甸人民而言,軍方一舉踐踏了自己撰寫的2008憲法,言而無信,更讓他們目睹了緬甸下一代、孕婦、老師等被慘忍殺害的場面。這些和平示威者已經忍無可忍,誓言要見到軍方垮台、迎來民主,為此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隨著情勢惡化,從政變不久後便開始串連各界、請求國際勢力積極介入的抗議民眾,漸漸對聯合國及其他「只有譴責言論沒有行動」的國家感到失望,越發從一開始的和平堅持,轉向支持拿起武器對抗暴政、組建屬於緬甸人民的軍隊。緬甸離大規模內戰的發生,似乎越來越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1緬甸軍變 劉忠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