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2020美國大選 評論

國會山佔領:美國大選的漫長終章

美國政治會陷入「死亡螺旋」,還是回歸體面?


2021年1月6日,華盛頓美國國會大樓前,特朗普支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後方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 攝:Leah Millis /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6日,華盛頓美國國會大樓前,特朗普支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後方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 攝:Leah Millis /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6日的美國佐治亞州和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原本等待着美國大選之參議院選舉的最終結果,以及對選舉人團票進行象徵性點票,卻不期然上演了預示美國政治未來的二重奏。

一邊是選舉上共和黨頹勢難止、傳統紅州逐漸翻藍,隨着民主黨員沃諾克(Raphael Warnock)和奧索夫(Jon Ossoff)先後宣布獲勝,時隔近二十年後,這個南方紅州的兩個參議院席位重新回到民主黨手中。另一邊是在合法程序以外、大規模衝擊政府機構的群眾運動,包括「驕傲男孩」(Proud Boys)等極右組織在特朗普號召下前往華盛頓舉行「拯救美國大集會」,國會山一度被佔領。最終,國會山衝突在4人死亡、70人被捕的結局中落幕,國會直到晚上清場後才得以復會,將儀式性的唱票確認程序走完,最終確認拜登當選下一任總統。

確認是由特朗普的副總統彭斯宣布的。此前特朗普已多次施壓他要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但最終彭斯沒有按照特朗普的意志行事。他表示憲法並沒有賦予副總統不承認結果的權力,譴責國會衝突及示威者暴力,拒絕推翻大選結果。美媒指,特朗普對此不滿,目前彭斯的幕僚長肖特(Marc Short)遭禁止進入白宮。

佐治亞州的選舉失敗和特朗普敗選的最終確認,進一步加劇了共和黨內部因特朗普路線之爭帶來的分裂,這一分裂的根本問題很簡單:如果特朗普不能帶來最終的選舉勝利,共和黨是否還要為了避免疏遠他的選民基礎,而繼續冒險走這條可能帶來政治動盪的民粹主義道路?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美國大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