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深度 香港 國家安全法

岑敖暉專訪:留在香港,做一個不被輾碎的倖存者

27歲,經歷兩場浩大運動,他形容自己是一個倖存者。他放棄了美籍,想好了留在香港,「不知可以做什麼,在香港不知做什麼,但起碼在這裏存在着先。」


27歲的岑敖暉說,2019年之前的事﹐彷彿是上一個生命階段的記憶。 攝:林振東/端傳媒
27歲的岑敖暉說,2019年之前的事﹐彷彿是上一個生命階段的記憶。 攝:林振東/端傳媒

在反修例運動後的香港,常有人問岑敖暉,你在忙什麼。這不容易回答。當選區議會9個月了,他的工作時間表很散亂,有時忙區務,有時忙着協助被內地拘留的12名港人。上星期,他花了許多時間找一本書,因為一個被囚禁的示威者透過女友傳話,特別想讀某本書。

不過,「12港人案」不容易推進,而民陣申請的十一國慶日遊行,已經被警方禁止。清算和打壓從四面八方而來,恐懼難以擺脫。在家的晚上,他坦言自己經常感到害怕,「怕睜開眼就有警察上門、站在床頭。」第二天早上倘若一切如常,他便繼續是一個努力奔波的倖存者。

「不太知道香港人可以做些什麼,如果可以上街,那我們可以說:今星期一定要去救手足。」在2020年十一國慶前夕,岑敖暉承認,此刻的香港有一種「真空」的狀態。「現在政治議程真空,運動的事推進不到,或正慢慢熄滅。香港的政治領域裏,沒有可以動員整個社會一起關心參與的一件事。」

他今年27歲,經歷過兩場浩大的社會運動。六年前的9月,他作為學生領袖,站上雨傘運動的大台,在運動高峰,他和周永康鍾耀華梁麗幗羅冠聰一同參加與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世紀對話。佔領後來被清場,訴求無疾而終,對話沒有成效,好幾年,岑敖暉抑鬱低沉,不知去向。直到去年,他彷彿找到着力點,勝出區議會選舉後不久,他宣布參選立法會,為此放棄美國國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社會創傷 反修例運動一年 雨傘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