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深度 香港立法會選舉 香港 國家安全法

「立場姐姐」何桂藍:真正的政治,是在需要你的時刻,你上了枱

「我相信許多人都會覺得我是一個超乎尋常地偏執的人,許多人很害怕這樣的人,當你見到一個人陷入偏執的狀態,就會覺得她瘋狂了。但如果有人願意,或者好奇我偏執的原因,他們就會對我參選的決定一點都不驚訝。」


何桂藍。 攝:陳焯煇/端傳媒
何桂藍。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2020年9月6日立法會選舉,將是香港去年爆發嚴重管治危機以來首次立法會選舉。面對突如其來、重刑加持的港區國安法以及港府日以高壓的施政手法,這一屆的選舉,將把民意吸納為議席,抑或讓議會變成進一步的抗爭舞台,又或者,選舉最終將迎來難以料想的局面和命運?端傳媒自4月底陸續推出「2020 香港立法會選舉」系列報道,訪談不同光譜政治人物,以數據和一手資料分析局勢,密切注視巨變中的香港。在剛過去的週末,民主派舉行了初選以協調眾多擬出選人物,我們專訪了高票出選的政界新人何桂藍。

正式成為政治人物不足三個月,29歲的何桂藍在民主派初選贏下逾26000票,按初步結果,她成了新界東選區12名候選人中的「票王」,踏上了立法會選舉的準賽道。她稱自己為「抗爭派」,這一次,入立法會不是為了議政,而是要把議事廳變成抗爭的戰地。

參選前,她是一名記者,不少香港人都記得,何桂藍去年做的兩次直播報道:2019年7月1日,警方所說的午夜12點「死線」前夕,有示威者跑進立法會,將四名留守的「死士」拖走,何桂藍直播這個撤退過程,一名示威者邊跑邊說:「個個都好害怕,但更怕明天見不到他們四個。所以我們才一齊進來,一齊走。」何聞言,動容哽咽。20天後,7月21日,在元朗西鐵站,一群白衣人手持武器無差別毆打市民,何桂藍在現場報道,被毆打在地,隨後站起來,堅持直播。

這大概是生在大時代的記者之幸與不幸:報道踩準了關鍵一刻,見證最悲劇的畫面,也影響著運動的走向。兩段影片迅速在香港網絡洗版,不少人被影片所觸動和震撼,某程度上,「7·1」的直播彌合了「和理非」與「勇武派」的分歧,「7·21」的直播則令香港警隊的問題更加獲得示威者及普通市民的關注。網民甚至做了不同國家語言的版本,讓影片流傳到國外。

時任《立場新聞》特約記者的何桂藍,從此被支持運動的市民稱呼為「立場姐姐」。在她參選前,除了媒體圈中人,市民大多不清楚她的真實模樣。在過往的示威現場,她長髮馬尾、T恤牛仔褲,舉著過熱的電話做直播,靈活穿梭於人群之中;為人率直,討論選題可與人大戰三百回合,再埋首錄音稿把頭髮撓成鳥窩。記者本不會成為新聞主角,可是,不管她願不願意,「立場姐姐」已成了反修例運動一個重要的抗爭符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國家安全法 反修例運動一年 2020香港立法會選舉 香港政治